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首页  |  新闻中心  |  法院简介  |  审务公开  |  队伍建设  |  法学园地  |  案件快报  |  荣誉展台  |  法律法规  |  裁判文书  |  专题报道
  当前位置:法学园地 -> 法官札记

真 情 的 回 报

——从一起劳务纠纷案看法官的辛勤

作者:陈美成  发布时间:2011-03-17 16:27:33


    在秦尾楚头的商洛山区,活跃着一支“公正、廉洁、为民”的司法队伍,这就是山阳县郊区人民法庭。从他们每年办理的几百起案件中,通过对一起劳务纠纷案的追踪,便可以看出他们所付出的辛勤。

    案件的事实是这样的:山阳县城关镇张垣村村民郭某、王某、张某、杨某、康某5人合伙承包同村村民周某的房屋建筑。2010年11月1日早晨,在施工中,郭某到砖墙顶上向墙洞里塞钢管,由于没有捉住钢管,一根六米长的钢管掉落砸在雇员李某的头部。李某受伤后,分别在山阳县城关镇张垣村卫生所、山阳县中医医院门诊及住院治疗,被诊断为“闭合性颅脑损伤”,在山阳县中医医院住院35日,共支付医疗费14126.70元,医院建议“休息治疗6个月,定期复查”。 

    2011年1月17日(农历腊月十四日)山阳县郊区人民法庭受理了该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寻被告  四处奔波

    此时,正值数九寒天,积雪未消,道路泥泞,车辆难行。针对被告人数较多,住址分布不均且分散劳务的情况,次日,法官们徒步一家一家地按程序寻找被告,办理应诉手续、了解案情。被告郭某没有文化,说话含糊不清,对法院找他应诉,心存恐惧,正巧他大专毕业学医的儿子在家,通过对诉讼程序的宣传,才在送达回证上签字按章。翻过一座山后,他们找到了被告王某、张某,在一番解说之后,办理了应诉送达手续。本案的房主周某、承包人杨某、康某则在外打工,无法联系。他们来到了村支书家,通过了解得知,周某一家长年在西安卖菜,只有到了农历腊月二十八、九才回家过年,他们只有让村支书代为送达。通过村支书,得知了承包人杨某、康某的手机号吗,通过电话联系,他们表示到法庭应诉,然而农历正月初七杨某、康某就又外出打工去了。周某在农历腊月三十才回家,正月初二就到了西安, 村支书就没有见到周某本人。

正月十二日,法庭得到消息,周某在葛条乡麻河村六组一亲戚家结婚送礼,车辆到了沟口,他们步行十五里山路后,终于来到了周某亲戚家。周某亲戚正在大摆筵席招待亲友,办案人员只有在旁耐心等待。筵席结束后,他们见到的周某已是满脸通红,一身酒气。心平气和的解释,娓娓动听的话语,虽然使周某办理了应诉送达手续,但周某的一句话“我与承包人有合同”却始终回荡在审判人员耳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讲法理  晓之以情

    这是一起典型的雇员受害陪偿案件。雇主是同工同酬的房屋承揽人郭某、王某、张某、杨某、康某5人,他们没有资质,却是劳务的实际收益者。最高人民法院《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第十一条一款规定:“雇员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。”可见,《人身损害赔偿解释》对此采用的归责原则是无过错责任,即只要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,而无需问雇员是否存在过错。而2009年12月26日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通过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》第三十五条二款规定:“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,根据双方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。”该条已经取代了《人身损害赔偿解释》第十一条一款规定的内容,适用过错责任,即根据雇员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。雇员在自身存在过错的情况下,也应负担一定的责任,完全由雇主承担责任也显失公平。本案中,作为雇员的李某,显然没有过错,故不承担任何责任。而作为雇主的郭某,既是提供劳务的一方,又是致伤李某的直接侵权责任人,其责任比例应高于其他承包人。作为房屋承揽的发包人周某,虽在建房合同中约定了“一切安全事故由承包人承担”,但却将工程承包给没有相应资质和安全生产条件的承揽人,应根据最高人民法院《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第十一条二款规定:“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善调解  真情回报

    在与四被告谈话后,承办法官基本掌握了案情,被告郭某表示:原告李某所述案件事实属实,但我不是故意致伤她的,其他雇主也应承担责任。被告王某表示:原告李某所述案件事实属实,郭某作为承包人之一,又是致伤李某的侵权人,对原告李某的医疗费及其他费用应承担主要赔偿责任。我和其他承包人负次要责任。被告张某表示:对原告李某的医疗费及其他费用,我承担次要责任。被告周某表示:我与被告郭某、王某、张某、杨某、康某签订有建房工程施工合同,合同约定“如果出现任何不安全事故,由乙方承担一切责任及经济损失”,原告李某作为乙方的雇员受到伤害,其责任由承包人承担,我不负任何责任。被告杨某、康某则在电话中表示,他们愿与王某、张某承担同样的责任。2011年2月15日法庭组织了第一次调解,被告郭某、王某、张某、周某虽然对承担责任有了统一的认识,但在具体划分赔偿款时,意见有了分歧。第一次调解没有成功。

该案中,原告垫付了医疗费14126.7元,住院35日,按法律规定,被告还应负担住院误工费2160元,护理费2160,住院伙食补助费720元,营养费360元,医生建议休息六个月的误工费9000元,以上共计经济损失28526.7元。原、被告都是居住在并不富裕的农村山区,盖房不容易,出苦力挣钱也难,如果双方都不让步,调解的希望将会化为泡影,判决的执行将会加大工作力度,甚至使当事人之间的矛盾日趋激烈。针对当事人祖辈居住较近,都是父老乡亲这一特殊关系,法庭决定再次分头做当事人的思想工作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在“真情”、“乡情”的感召下,原告做了较大的让步,被告也想调解了事。2011年2月23日法庭组织了第二次调解,原、被告都如期赶到了法庭巡回审判点,在一片祥和的气氛下,当事人共同达成如下协议:原告李某因受伤所造成的医疗费14126.7元及其他费用共计28526.7元,被告郭某自愿赔偿10000元,被告周某自愿赔偿2000元,被告王某、张某、杨某、康某各自赔偿2000元,原告表示其余损失予以放弃,不再追要。

    五日后,被告郭某、王某、张某、周某按限定时间如期、如数的将赔偿款送到了法庭,令人想象不到的是从未谋面的被告杨某、康某也拿着赔偿款很早的来到法庭,在补办了应诉手续后,激动地说到:“法庭真是咱老百姓的青天,这样的法庭我们信得过”。这,不正是人民群众对法庭的真情回报吗?

第1页  共1页

文章出处:山阳法院信息    

关闭窗口
友情链接: